English Русский

当前位置:上海裕景大饭店 » 酒店新闻 » 善做“屌丝”生意 尚客优借互联网思维颠覆酒店业

善做“屌丝”生意 尚客优借互联网思维颠覆酒店业

    人人都在谈论互联网的当今社会,走互联网方向势必是最“潮”的一种模式了,许多传统产业都在借助O2O模式开启互联网之旅时,酒店行业也开始了O2O的探索,向来敢第一个“吃螃蟹”的尚客优又走在了互联网时代的前列。

    2015年1月21-22日,第三届中国酒店投资人联盟年会暨中国酒店投资财富国际论坛中国酒店“五星钻石奖”颁奖盛典“中国酒店节”揭幕仪式在深圳登喜路国际大酒店隆重开幕。会上,尚客优集团董事长、总裁马英尧就“中国酒店连锁发展与互联网思维”分享了他对C端的感觉和O2O的概念理解。

    坚持做“屌丝”生意

    网上有俗语说:得屌丝者得天下,意思就是商家做的服务和产品不要成天想着去满足所谓金领用户,应该是面向更广大的用户群体。马英尧透露,做酒店很重要的一点,不管什么等级的酒店品牌首先要找好自己的顾客群,研究他们的特点是什么,诉求是什么。酒店行业C端的概念很大,一星到五星分了很多种,尚客优主要在三四线城市做快捷酒店,快捷酒店最大的C端就是三四线城市的普通消费群体,换一种比较风趣的称谓,就是“屌丝”。尚客优抓到了“屌丝”用户群体,并且在服务模式和产品特征上击中了“屌丝”用户的痛点。

    那么问题来了,屌丝经济的痛点在哪里?马英尧分析说,第一是产品,“屌丝”群体钱付的不是很多,但对产品的要求还是蛮高的;第二是便宜,在“屌丝”的世界里,产品一定要便宜,最好不要钱;第三是便利,便利再便利;第四是体验,现在的人买东西的时候如果在网上看不到一大堆评价的时候他觉得心里没有底,“屌丝”更是如此。

    抓到“屌丝”群体的痛点,马英尧做连锁酒店的时候按照C端需求来打造,让用户觉得尚客优的酒店产品更优质、干净、舒适,更便宜和便利。

    一,产品。尚客优在短短六年六年时间做到一千多家酒店肯定是因为产品的成功,没有产品的成功不可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马英尧透露,尚客优刚刚开拓三四线城市酒店市场的时候,在产品方面做了非常深入的研究,“60间左右的客房”、“用最经济的投资设计出满足三四线城市最漂亮接待型酒店”、“漂亮的大堂”,一下子抓住三四线城市普通消费者的需求,有了成功产品的支撑,尚客优顺利地在三四线城市扎根蔓延开来。

    第二,便宜。酒店行业是一个传统行业,很多前辈考虑更多的是如何资本运作、如何降低装修成本等等。但是作为80后,作为互联网一代的人,马英尧还考虑,传统的降低成本办法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能不能用互联网的思维从猪身上拔毛,从哪里找这头猪出来拔一拔毛。让酒店成本价不再是租金、装修费、人工费的加法,还要做点减法,考虑让支付宝给一点钱,让百度给一点钱,让快的打车给一点钱,找一头猪拔一点毛给羊,这样才能最便宜。

    第三,便利。尚客优正在寻求更多线上资源,比如像拥有庞大粉丝资源的去哪儿网。尚客优本身拥有极致的产品和庞大的线下渠道,每天接待的新客人、增加的新粉丝达到15万人,利用这些资源和线上平台公司一起打造一款互联网垂直酒店,让粉丝预定之后,到了酒店直接就可以用手机开锁进房间,取消前台办理的程序,这才符合宅男宅女们的消费习惯。

    第四,体验。在酒店行业,有很多酒店体验做得非常棒,但是美中不足的是,酒店业的体验还停留在很初级的状态,客人住的是一间房,评价的确实整个酒店。一个有好评的酒店也有不好的房间。

    同样,酒店如何防范品牌的风险,如何防范一个差评给整个品牌的冲击?我们希望互联网的体验是我们可以评价到每一间房,因为未来的预定是直接到客房号码,网上打开酒店的时候是有801到806房间的,每个房间有不同的评价,你看哪个房间好就去抢哪个房间,也可以允许这个房间的价钱跟那个房间的价钱不一样,因为评价不一样,体验也不一样,所以,体验要做到极致。有了这些准确的体验数据,顾客在线上直接购买会更放心。

    用互联网思维颠覆酒店行业

    用互联网思维考虑现有的连锁酒店的体系,从星级分级来看,马英尧预测这个体系未来会被颠覆掉。“未来一个酒店的优劣,将大部分取决于品牌美誉度和粉丝的评价,没有人去消费一个没有品牌没有评价数据的酒店,也不会完全依赖星级标准来选择酒店。现在酒店业的会员制度是购买会员销售折扣和积分,我认为会员制度在当今互联网的粉丝经济之下完全是陈旧的、落后的伪粉丝经济,腾讯QQ绝对不会允许申请QQ还要收钱,我进入到粉丝圈选择你的产品、服务,为什么还要收我钱?你通过更好的体验留住我,我信赖你,你不能收我的钱。”马英尧如是说。

    互联网对连锁酒店和酒店集团带来的变革是非常巨大的,在互联网时代,酒店必须跟阿里巴巴、去哪儿、携程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合作,用他们的资源合作颠覆酒店现有的格局。马英尧说,尚客优作为一个新兴的品牌,想超越希尔顿甚至更大的集团,绝不可能是靠模仿他们、学习他们如何做一个五星级酒店。“我们不干这样的事情,我们会用小米的方法,用一种逆袭的方法,用互联网手段解决问题。所以我没有把酒店业任何一个品牌当做我的竞争对手,我们是做一种互联网经济,做一种极致的体验,为顾客的习惯量身定做酒店。”